Skip to content
地址 : 香港新界沙田石門安睦街30號鄉議局大樓秘書處
鄉議局成員登入


回上頁

主頁

2014年新界日研討會
「城鄉共存 互助互利」

    2014年10月24日新界鄉議局在本局大樓舉行2014年《新界日》研討會,主題爲「城鄉共存 互助互利。主席劉皇發、副主席張學明、林偉強與前民政事務局局長藍鴻震博士一同進行《新界日》啓動儀式。藍鴻震博士擔任上午專題講座「新界鄉議局及新界鄉村在香港發展的角色和貢獻」的主講嘉賓。論壇環節邀請多位講者參與「環保與鄉村發展之平衡和互利」論壇,包括林煥光議員、林超英客座教授、趙麗霞教授、劉秀成教授、許楨教授。

     

    劉皇發主席致辭表示,近年政府在土地使用、管理、收地政策上出現不公平且擾民的法例和措施,引起鄉民極度不滿,使城鄉出現矛盾和分化,故本局決定重辦《新界日》。過去多年的《新界日》活動主要是以村代表大會的形式進行,讓鄉民反映政府部門施政,以及提出改善的建議,並由鄉議局及二十七鄉將意見向政府作出反映和跟進。隨着時代的轉變,單方面由鄉民集會的形式不能有效地反映民意和訴求,因此今年的新界日活動改以研討會的形式提供實際的對外開放平臺,讓本局與社會各界人士,包括政府官員、環保人士、學術機構代表、新界鄉民就新界事務作出交流和研究以尋求共識,期望能找出解決城鄉矛盾的方案。

     

    劉主席續表示現時政府主導的政策,使環境保育和鄉村發展未能達至平衡,引發民怨民憤。社會上很多人以注重環保爲口號,凌駕和漠視鄉郊居民的基本生活設施,例如偏遠鄉村村民的基本生活要求、村民基本居住的權利等。現今社會保育主義擡頭,因此陸續衍生出郊野公園、保育區、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等規劃用地,把土地擁有人的權益凍結,釀成彼此間的矛盾和分歧。除了雙方在土地權益理解不同外,社會人士對新界歷史的不認識,對基本法四十條“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保護”等條文的不了解,也是釀成城鄉矛盾的主因。

     

    藍鴻震博士演講時表示新界鄉議局在1959年成爲港英政府諮詢新界民意唯一法定組織,並表示當時政府在新界發展的收地工作困難,經常與鄉民發生衝突,政府需要依靠鄉議局及各鄉事會從中協調。他認爲政府在執行新界事務時需尊重當地居民的文化及傳統,以誠意進行交流,共同尋求共識。藍博士認爲鄉議局在香港將來的位置仍然非常重要,回顧歷史鄉議局一向維護新界的權益及傳統,積極發展新界各方面,政府當局需要與鄉事有良好的溝通,重視鄉議局及各鄉領導這一個重要的橋樑。

     

    林偉強副主席在論壇首先發言,闡述本局就鄉村發展的立場,新界人支持環保,百多年來在日常生活中懂得保育自然環境,將資源循環再用,鄉村的風水林就是人類將自然共融的體現。政府將新界的私人土地規劃,例如溼地、保育區、具特殊科學價值用地,使業權人蒙受不必要的損失。土地發展備受剝削,即使在土地上構建建築物亦受到限制。鄉議局認爲自然保育的前提應該要尊重土地業權人的私有產權,以及鄉村可持續發展的權利。鄉議局認爲保育的成本應由全港市民共同承擔,政府必須投入適當的資源,在規劃土地的同時,亦需要向業權人或村民作出合理補償,政府可透過鄉議局早年提出成立自然保育基金進行租地、收地或換地的形式向業權人作出適當的補償,互相合作、互惠互利,亦可參考外國的國家公園例子,協助鄉村發展現時極受歡迎的民宿等,讓鄉村能得到持續發展,使環保人士、村民、鄉民以及整個社會取得多贏的局面,同時讓全港市民共同承擔保育的責任。

     

    林煥光議員認爲發展和保育並不矛盾,兩者有共存的空間。他分享在擔任政府公職時處理鄉村墳地及魚塘的規範爲例,在處理過程中着重與受影響居民的溝通,並以平衡和互利爲依據執行,盡可能不影響當區居民原有的生活。林議員指出只要處理好鄉村的排污設施後,看不到反對在鄉村範圍內興建丁屋的其他理由。至於丁屋的化糞池可能會對集水區有一定的影響,他提出若能集合多間村屋共同設置污水處理系統能解決相關問題。他又指出香港約有70%的土地作爲郊野公園及環境保育用途,整理這些土地鄰近市區的地界能作爲新的住屋用地,香港並不一定需要破壞環境進行移山填海。

     

    林超英教授表示新界鄉村百多年前已懂得永續發展,且延續至今,鄉村一向沒有環境保育的問題。他以鄉郊基金在荔枝窩試驗項目爲例,租用田地耕種,改善當地生態環境,吸引村民重新回到荔枝窩居住。他認爲保育地區規劃前需實地考察相關地區情況,以區分這些地區的生態價值。林教授提出在鄉村設立民宿、公衆及環境教育等,爲村民創造經濟機會。

     

    趙麗霞教授分享文化的可持續發展,她認爲古物保育與人的生活方式關係密切,古建築本身是文化的一部份。她提及現時的丁屋在百多年後亦可能成爲新界的文化建築。她指出每一個地方的地理環境、氣候以及建築所使用的自然的物料能反映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她續指新界仍有很可以進行保育的文化及文物,如圍屋、盤菜等。趙教授表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城市的發展將很多有當地文化特色的地方鏟除變爲新市鎮,社會出現鼓吹文化保育運動,以保衛本土文化。趙教授認爲古物及文化保育需要在社會上討論,以諮詢社會對保育的主流傾向。

     

    劉秀成教授表示香港能發展繁盛主因是高密度的發展,其發展模式受國外好評。劉教授認爲發展新界才能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他指出現時丁屋所佔的土地多,提議將丁屋村重建,發展多層式丁屋,預計僅需要使用四分一的土地興建,剩餘的土地可以考慮興建公共房屋或進行保育。他認爲香港人習慣高密度的居住環境,將低層建築改建香港將會有更多的土地空間進行發展和保育。他又提及城市規劃委員會在規劃用地時需要考慮土地的業權,業權人應受到基本法保障。

     

    許楨教授講述新界人與新界土地的關係,他表示新界人早在宋朝已在新界定居,並在這一片土地承傳着從宋明流傳至今的文化精神,這些土地均由他們的祖先所開發,土地的業權對土生土長的新界人來說並不單純只有經濟價值。他續指現時90%以上的丁屋是興建在私人土地上,在私人土地上興建丁屋需要向政府申請,他指丁屋政策不是政府給予新界人的權利,而是屈辱的限制。許教授表示在他的研究中發現新界存在大量的墟市,只有在全國農村經濟最發達的地方才會出現密集的墟市,他表示殖民者以中環價值的狹窄角度審視新界,使新界的社會、文化、經濟等遭到抹殺,許教授續指出若繼續沿用殖民者的思維是不能有效治理新界事務,新界不論從建築形態和生活形態需要有自己的價值觀和目標,才能有良好的發展。

     

     更多活動圖片